诗文联语育清廉

时间:2018/6/30   来源:鄂州日报

中国优秀的廉政古诗文是一个弥足珍贵的宝库,清官廉吏们的廉政大智慧可以为当今廉政建设提供充分的思想资源。 

元好问《薛明府去思口号》之一:“能吏寻常见,公廉第一难。只从明府到,人信有清官。”意思说有本事有能力的官吏不少,但能做到公正廉明就非常困难了,而薛明府能够做到,元好问以此赞扬薛明府的清廉自守。 

 戴远山赠友人赴任联:“诗堪入画方为妙;官到能贫乃是清”。戴远山送一位友人到云南做官,题赠这副楹联,借写诗要有如画的意境才算好诗为衬托,勉励友人要为官不贪心不受贿,坚守清贫,为百姓造福,做一名百姓拥护的清官。 

中国历史上的清官无数,而在百姓心目中印象最深、被称为“青天”的有三人,即包拯、海瑞、况钟。 

包拯任端州知州三年,廉政为民,政声斐然,《书端州郡斋壁》是包拯留下的一首有代表性的明志诗。诗曰:“清心为治本,直道是身谋。秀干终成栋,精钢不作钩。仓充鼠雀喜,草尽狐兔愁。史册有遗训,毋贻来者羞。”包拯去世以后,有人为他的遗像写了一首赞词:“龙图包公,生平若何?肺肝冰雪,胸次山河。报国尽忠,临政无阿。杲杲清名,万古不磨。”包拯为官清廉,要求自己严,要求家人也严,他曾说:“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者,不得放归本家,亡殁之后,不得葬大茔中。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也。”这样,后辈为官者自会警觉。 

万历十五年(1587年)十月十四日,海瑞病故于南京任上。佥都御史王用汲主持海瑞丧事,看见海瑞住处用葛布制成的帏帐和破烂的竹器,有些是连贫寒的文人也不愿使用的,因而禁不住为之悲泣不已,凑钱为海瑞办理丧事。时人写诗赞颂海瑞的刚正清廉:“刚峰人号海青天,冒死抬棺进谏言。病故南京无所有,凑钱办丧送忠贤。”海瑞的死讯传出,南京的百姓因此罢市,海瑞的灵柩用船运回家乡时,穿着白衣戴着白帽的人站满了两岸,祭奠哭拜的人百里不绝,朝廷追赠海瑞为太子太保,谥号忠介。 

明正统五年(1440年),况钟赴京述职,苏州大小官员和百姓纷纷赠礼送行。可况钟全部拒收,并作《拒礼诗》一首,倾吐心声:“清风两袖朝天去,不带江南一寸棉。惭愧士民相饯送,马前洒泪注如泉。”况钟任苏州知府九年任满,例应上调朝廷。而苏州府士民张翰等一万三千人联名向直隶巡抚按察使张文昌上书,恳请转奏朝廷,乞求况钟连任。有儒生为歌谣曰:“况青天,朝命宣。早归来,在明年。”明英宗朱祁镇准奏。况钟在饯别苏州父老的《离任》诗中写道:“检点行囊一担轻,京华望去几多程。停鞭静忆为官日,事事堪持天日盟。” 

纵观中国历史,还有难以历数的清官廉吏,有的做出了永垂青史的光辉业绩,有的留下了千古永存的诗联。如李商隐的“历览前贤与国家,成由勤俭破由奢。”(《咏史》);王安石的“豪华尽出成功后,逸乐安知与祸双。”(《金陵怀古》);文天祥的“时穷节乃见,一一垂丹青。”(《正气歌》)、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(《过零丁洋》);于谦的“清风两袖朝天去,免得闾阎话短长。”(《入京》)、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留得清白在人间。”(《石灰吟》);吴讷的“若有赃私并土物,任他沉在碧波间。”(《题贿金》);胡守安的“一官来此几经春,不愧苍天不负民。”(《任满谒城隍》);蔡信芳的“罢郡轻舟回江南,不带秦川一点棉。”(《罢郡》);郑板桥的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”(《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》)、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橐萧萧两袖寒。“(《予告归里别潍县绅士民》);姚步瀛的“百里才疏勤补拙,一官俸薄俭能廉”;林则徐的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;金缨的“洁己方能不失己,爱民所重在亲民。”(《格言联璧·从政》)等,这都是一首首的清廉曲,一支支的浩气歌,读了使人荡气回肠,振聋发聩,铭刻肺腑。 

我国古代官员在自己府署或者书房题写并悬挂的廉政对联,都是优秀廉政文化的重要载体,对于我们今天的廉政文化建设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。清代薛时雨任杭州知府时在府署大堂悬挂的对联是:“为政戒贪,贪利贪,贪名亦贪,勿骛声华忘政事;养廉惟俭,俭己俭,俭人非俭,还从宽大保廉隅。”这副联告诫为官者,贪图钱财固然是贪,沽名钓誉也是贪。对那些好大喜功,搞“形象工程”的政府官员,具有警醒作用。光绪年初任兴义府知府余云焕撰联“不要百姓半文钱,原非异事;但问一官二千石,所造何功?”此联对那些懒政官员敲响了警钟。 

习近平总书记不仅要求积极借鉴我国历史上优秀廉政文化,推进反腐倡廉建设,而且在他的讲话或文章中,常引用经典的优秀廉政诗联。清河南内乡县衙东账房正厅楹联“廉不言贫,勤不言苦;尊其所闻,行其所知。”1989年1月,习近平同志在《干部的基本功》(见《摆脱贫困》书中)一文中引用了这副联的上联,个别字予以化用。河南内乡县衙三堂的一副楹联是:“吃百姓之饭,穿百姓之衣,莫道百姓可欺,自己也是百姓;得一官不荣,失一官不辱,勿说一官无用,地方全靠一官。”2013年11月26日,习近平同志在山东荷泽考察时,念了这副联。他说,楹联以浅显的语言揭示了官民关系,封建时代官吏尚有这样的认识,今天我们共产党人应比这个境界高得多。1985年3月,献县县委书记吴野渡同志调任沧州行署副专员,因在献县工作多年,颇有政声民意,人们舍不得他走。吴走后,曾任该县宣传部长的文化人朱惠民治一方姓名小印相送,创作了“政声人去后,民意闲谈时”一副联,做为边款刻在上面。习近平同志在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期间,以《政声人去后,民意闲谈中》为题写了一篇重要的短文,发表于2003年11月24四日《浙江日报》的“之江新语”专栏里,文曰:“领导干部要想真正在群众心目中留下一点‘影’、留下一点‘声’、留下一点印象,就要精心谋事、潜心干事,努力为人民多作贡献,而绝不能靠作秀、取宠、讨巧,博取一些廉价的掌声。”“‘政声人去后,民意闲谈中’为‘官’一任,就要尽到造福一方的责任,要时时刻刻为百姓谋,不能为自己个人谋……创造实实在在的业绩,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。” 

数千年的华夏文明,孕育了无数的清官廉吏。他们淡泊名利,廉洁自律,关心民瘼,体恤民疾,清心直道,励精图治,深受百姓的爱戴和推崇。清官廉吏们,或为表示心迹志向,或为警示自身,撰写了许多诗文联语,以此表明自己的官德、官风、政治愿望等,这些廉政诗联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,充满正气,千古流芳。 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