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解“巡不深、察不透”难题——各地探索开展市县交叉巡察见闻 中共鄂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| 鄂州市监察委员会
破解“巡不深、察不透”难题——各地探索开展市县交叉巡察见闻

时间:2018-05-11   来源:

破解“巡不深、察不透”难题

——各地探索开展市县交叉巡察见闻


近日,北京市委和16个区委开展“四风”问题专项巡视巡察,实行上下联动、交叉巡察,同步同向发力。朝阳区委3个巡察组进驻东城区3家单位、平谷区委3个巡察组进驻顺义区3家单位、顺义区委3个巡察组进驻通州区3家单位……

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,探索开展县(市、区、旗)交叉巡察等方式方法,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在基层见到实效。

一段时间以来,多地针对基层熟人社会、人情困扰等实际情况,以开展市县交叉巡察为抓手,破解基层“巡不深、察不透”难题,减少外界干扰,增强巡察监督的灵活性、权威性和实效性,有效解决基层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,净化了基层政治生态。

构建规范有效机制

“交叉巡察是巡视的延伸,是巡察方式方法的创新,有利于提高精准发现问题的能力。”中共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教授杨伟东告诉记者,始终变化着的实践,需要创新巡视巡察“战法”,才能使利剑高悬、震慑常在。

一段时间以来,不少地方着眼巡视巡察一盘棋,探索开展多种形式的交叉巡察,努力走出符合基层实际、运作规范高效的新路子。

在交叉巡察上洒下汗水、收获甘甜的,云南省曲靖市是个典型例子。自2017年以来,该市“试点先行、分批推进、逐步推开”,整合巡察力量,构建了以“互派式”“滚动式”“全员式”为主要内容的交叉巡察机制——

“互派式”交叉巡察。去年3月底,曲靖市从罗平县、会泽县各抽调8名巡察干部,互派到对方县组建的4个巡察组,与本地巡察干部混合搭配,展开巡察。其中,巡察组组长、联络员从被巡察地产生,副组长和受理来信来电来访人员则由派出地巡察干部担任,巡察组由被巡察单位所在的县级党委授权。在充分发挥“异地”优势的同时,倒逼当地党委落实巡察主体责任。

“滚动式”交叉巡察。去年7月初,曲靖市进一步拓展延伸,在师宗县、罗平县、会泽县、马龙县开展“滚动式”交叉巡察试点工作,从4个县共抽调38名巡察干部,以“循环滚动”方式开展巡察工作。此举更好地避免了双方“互派”巡察存在的人情压力,更有利于放下包袱开展工作。

“全员式”交叉巡察。去年9月初,曲靖市在两轮试点基础上,启动“全员式”交叉巡察试点工作。巡察组由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统一组建,成员分别从市直单位、各县(市、区)抽调,巡察组所有成员“全员”交叉。

“在基层干扰巡察监督的因素较多,这是不争的事实,交叉巡察可调动两个积极性:监督者可减少人情困扰‘放手’工作;举报者可降低被打击报复的预期从而大胆反映情况。”曲靖市委常委、市纪委书记、市监委主任尹向阳表示。

这般进行探索的,曲靖并非个例。

四川省为解决巡察组结构不优、人手不足、专业性不强和受人情困扰的问题,针对地域广、巡察力量分布不平衡的实际,探索统筹市县巡察人才库,实行交叉巡察,取得较好成效。市县两级分别建立组长库、副组长库、专业人才库,在分级动态管理基础上,由市级巡察办统筹整合。同时,优化巡察人员的抽调及程序,规范授权方式。

提升发现问题能力

巡视巡察工作,重在发现问题。交叉巡察工作,自然也不例外。

“交叉巡察利于弱化人情干扰的同时,能更好发挥人力资源优势,增强合力,提升发现问题的效能。”湖北、青海、天津等地的有关市(区)、县巡视办负责人,在与记者交流时说。

“挖到‘大家伙’了!”在湖北省咸宁市前不久开展提级交叉巡察中,发现咸安区2名县处级领导干部涉嫌违纪问题线索。咸宁市委将22家县级单位及重点乡镇,提级纳入市委巡察范围,抽调县级巡察组人员“打散”后,重新组合新的交叉巡察组,开展“回避式”交叉巡察,发现面上问题和问题线索数量分别比全市平均数高出60.2%、129.4%。

浙江省桐庐县域不广,人员往来频繁,乡镇纪委与村干部一度存在“熟人之间监督难”的倾向。与此同时,乡镇纪检监察干部人员力量相对薄弱,业务水平相对较低。为此,该县从2016年开始探索交叉巡察,从14个乡镇抽调纪检和其他职能科室骨干人员组建巡察组,由乡镇纪委书记任组长,县委巡察领导小组统一调度,按照异地交叉原则开展巡察。

“‘力量分散、单兵作战’转变为‘联合行动、协同作战’,巡察监督效能实现新突破。”桐庐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、县监委主任张启成介绍,2016年以来,该县已完成对98个村的异地交叉巡察,发现问题585个,其中问题线索131个,立案查处村干部侵害群众利益问题27件。今年,该县还将对53个村进行交叉巡察。

各地聚焦发现问题,探索了不少具有交叉巡察特点的招数。比如,设置异地干部“专属岗位”。群众来信来访来电的接待由异地交叉干部负责;问题线索的收集整理由异地交叉干部负责;被巡察单位领导班子成员、重点岗位干部谈话由异地交叉干部负责,降低了人为“过滤”“私吞”问题线索的可能性,进一步提升了干部群众对巡察组的信任感。

持续放大综合效应

交叉巡察的综合效应,在持续放大。

四川省成都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认为,交叉巡察可以提高思想认识,放大震慑作用。从实践看,为保证交叉巡察组迅速切入、有序推进,会要求当地纪检监察、审计、信访和组织人事等部门,对被巡察单位党组织党的领导弱化、党的建设缺失、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方面的问题进行梳理,及时提供给巡察组。这种梳理本身,就是对被交叉巡察党组织管党治党意识的强化。

在北京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看来,交叉巡察干部加入当地巡察组开展工作,加大了巡察组的内部监督力度,巡察组成员的责任意识、纪律意识和规矩意识也会得到强化巩固。

交叉巡察,既是提升巡察监督实效的新途径,也是培养锻炼人才的新平台。

广西玉林、福建漳州、河北邯郸等地在开展交叉巡察中,加强横向交流,促进共同提高。参加过交叉巡察的玉林市博白县调处办副主任梁华告诉记者,在同吃同住同工作的环境里,交流工作方式方法,分享经验技巧,借鉴各地的成功经验,主动查找自身短板,搭建了横向交流的平台,取长补短、共同提高,受益匪浅。

截至目前,玉林市共开展两轮交叉巡察,组织17个巡察组对7个县(市、区)17个镇开展了交叉巡察,发现问题78个,涉及问题线索44条,已立案16件,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6人。

“交叉巡察,对释放我们党坚持党要管党、全面从严治党的决心和魄力,厚植党的执政基础,具有独特优势。”杨伟东表示,实打实、硬碰硬的交叉巡察,能有效放大巡察震慑作用,同时锻炼巡察队伍,凝聚基层党员干部的共识,提升群众对正风反腐的信心。


分享按钮